傲娇是什么意思求解释(《霸道与傲娇并存》(已完结)卑微的虐恋,超虐)

更新时间:2022-09-17 17:50:22

1

我和江辞是一起上的高中。

穿着白色衬衣,迎着风奔跑的少年,谁见了都会喜欢,江辞就属于那一类人,清朗干净。

这种长得出挑成绩又好的男生,是最受女生欢迎的。

追他的女生,我简直数不过来。

高冷型学霸不好追,她们都放弃了,只有我对他穷追不舍。

有次他可能被闹得烦了,逆光站在操场上。

“沈小澄,如果你能闭着眼睛投中,我就考虑跟你在一起。”

从此,操场上多了一道身影,风雨无阻。

终于有一天我做到了,我扬起头问他。

“你说的话,还作数吗?”

江辞漾着淡淡的笑容,修长的手指对着篮筐比了一个轻巧的动作。

“当然作数。”

追上他,我整整用了两年。

2

他今天要参加学校的特殊课题,来不及去食堂吃饭,我给他做了爱心便当。

当我兴高采烈提着食盒,推开教室门时,我愣住了。

……他已经在吃了。

旁边还坐了个长发及腰的女生,我认识的,叫叶凡。

好几次我去的时候,她都在。

他说过,他不喜欢小气的女生。

于是我吐出一口浊气,尽量保持风度,在他对面坐下。

“亲爱的,她是谁呀?”

江辞对我的到来,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喜,他只看我一眼,言简意赅。

“我同学,叶凡。”

真的就像是在做简单的朋友介绍,连多余的感情都听不出。

他说完便低头吃饭了,我一时半会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是说会等我一起吃饭的吗?”默了半天,我开口问他。

他抬起头,纤细薄凉的余晖正好照进他眼底,灿烂耀眼。

“我怕耽搁时间,就先吃了。”他淡淡解释。

“同学,千万别介意。我是看江辞没吃饭,所以点外卖的时候多点了一份。”

这个理由还真是拙劣。

全校这么多同学没吃饭,你怎么也不帮着点一份?

我毫不客气地把她请了出去。

“别多心,我和她没什么。”江辞抬手,揉着我脑袋。

我默默点头,打开食盒,将精心准备好的饭菜推到他面前。

“你吃这个,那个没营养。”

“好。”

明明他都已经解释清楚了,可我心里还是好难受。

和他在一起,我时时刻刻都在担心受怕,怕一眨眼,他就被别的人抢走了。

可能他真的饿坏了,大口大口的吃饭,看得我都有食欲了。

似乎是注意到我的目光,他好像看了我一眼,又好像没看。

“你以后能不能,和其他女生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我就是在意。

真的……很在意。

如果这样的话,我和其他女生有什么区别,明明我才是他女朋友呀。

“可以。”他顿了顿,语调随意轻松。

我都怀疑,他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又或者怕我继续说下去,才出声敷衍。

江辞就是这样的人,就好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一样,对什么都不怎么在意。

学霸型人设,可能都有点傲娇吧,反正江辞就是这样的人。

3

我没舍得走,我一直站在教室窗边看他,站得脚都麻了。

他站在讲台上,衬衣袖口干净地挽起,手中的粉笔轻轻巧巧移动,落下一串漂亮利落的方程式。

从容又自信。

我一个没看懂,因为我是哲学院的,而他是化学院的。

就好像他永远理性,而我永远感性。

课题终于结束了。

他被一大群人簇拥在中间,我怎么也挤不过去,喜欢的人太过优秀,真的不太好。

大幅度的动作引起江辞的注意,他朝我走过来,眉头有点皱。

“怎么还不走?”

我愣了一瞬。

“想等你一起。”

他嗯了声,随手拧过我的书包。

“下次别等了,我有很多实验要做。”

“……”

我和江辞去了食堂,这个点的食堂人不多,只有几对情侣在聊天。

我抬头望对面的江辞,他正专心致志吃饭。

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很少说话,可我明明看到他和他们班女生也交流的呀。

难道哲学院和化学院的人,真的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吗?

每次我挑起话题,他两三下就把话聊结束了,我不知道他是不会聊天,还是不愿和我聊天。

“怎么了?”他注意到我的目光。

“明天你有时间吗?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

我和他很少约会,因为他的课程太多了,做研究需要数据,他几乎是在实验室度过的。

他垂下眼帘,默了两秒,说如果没其他事,就来。

3

我开始梳妆打扮,我室友还躺在床上打游戏,她们还笑话我。

“瞧你,看个电影就把你美成那样。”

“好不容易和他出去一趟,当然得开开心心了。”

我还在纠结是穿吊带裙还是抹胸裙时,我室友叹了口气。

“小澄,这么久了,你真的觉得江辞喜欢你吗?”

我室友多次劝我放弃,说江辞不喜欢我。

我觉得他应该还是喜欢我的吧,虽然不是很多。

饭卡掉了,他会一遍一遍陪着我找。

长钉刺穿脚底,他背着我去医务室。

那天,我趴在他后背,看着他黑软的短发问。

“江辞,你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我?”

他嗯了声,我也听不出是不是敷衍,但即使是敷衍,也好比连敷衍都没有。

他喜欢我重要吗?我不知道……

喜欢上他,就如同勒夏特列原理。

好像能陪在他身边,就很满足。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

大概是高二的那个黄昏吧……

学校组织文艺晚会,舞台还在装饰,我在下面帮忙。

吊架松动,所有人都尖叫避开。

但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我被人护在怀里,而他背上模糊了一片。

我当时就在想,这么远的距离,他是怎么过来的?

……

江辞还是来了,我挽着他的手臂,像普通情侣一样。

我叽叽喳说个不停,他偶尔会附和一句。

他给我买了冰激凌,香草味的,就像他身上的味道一样,淡淡的,很好闻。

“你不吃吗?”

他就买了我一个人的。

“不是很喜欢,太甜了。”

我将冰激凌举着凑到他唇边。

“这个味道的不是很甜,你要不要尝一下?”

青白色的奶油还有浅浅的牙印

……他应该有洁癖。

想想还是算了……

我正要收回时候,他低头,就着我的手,咬了一小口。

天呐,那一瞬间,我的心脏,跳得就快要飞出来了。

“嗯,还行。”他淡淡回了一句。

……

我按他的爱好选的电影,是个科幻片。

……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睡着了,电影已经快要放映结束,我偏头看江辞,他看得安静认真,屏幕不断变换的场景,在他侧颜打下好看的光斑。

鬼使神差地……

我在他脸颊亲了一下,他没拒绝。

4

回到宿舍,听到室友在讨论学校在组织旅游纪念品大赛,可以跨专业组队。

由于社团事情比较多,等我去找江辞的时候,他已经组好队了。

而且……是和叶凡。

我气得在宿舍直跺脚。

“真是让人恶心,她不知道江辞是我男朋友?!”

要不是鉴于我们是文明寝室,我真的就破口大骂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故意的呗,这种人就是女茶婊,见谁的男朋友都想抢。”

我室友一起和我同仇敌忾。

“要我说,她这种人就是眼红见不得别人好。听说上个学期,她还去勾搭隔壁学校的男生来着?”

“结果呢,结果怎么样?”

“结果?结果被骂得狗血淋头,人家女朋友是学生会副主席,带了一帮人来,她屁话不敢说。”

我觉得叶凡这种长得好看,又会耍心机的女生真的太可怕了。

“那怎么办?名单都已经报上去了。”我眉头拧得老高。

“还能怎么办,想方设法抢回来!不能让她得逞。”

天知道为了和江辞一个组,我花了多少心思。

在室友的帮助下,整整花了三天,找了各种能利用的资源后,我成功和江辞组成一个队。

我站在江辞旁边冲叶凡比鬼脸,她眼睛红得跟发怒的兔子一样。

“你怎么会和她组在一起了?”

我和江辞走在石子路上,斜阳将旁边树影拉得又细又长。

“是室友替我报的名。”

“当时叶凡说她手上有一个绝好的方案,他们觉得对我有帮助,就答应了。”

每个学院每年都有保研名额,成绩优秀的人差不多也在列。

竞争激烈,多拿点竞赛奖就多一分优势。

“你不会生气了吧?”我小心翼翼地问。

其实我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我并不是要限制他的交友范围。

他和女生组队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但叶凡不一样,她目的性太强了。

“没生气。”

我默默松了一口气,叶凡确实是有才艺,但我也不差。

于是我开始倒豆子似的把我的想法说给江辞听。

“既然是有关旅游纪念方面的,那我们就得突出我们省的特色。要不设计方案就以千楼古镇为例怎么样?每年去哪儿游玩的人很多,他们应该会喜欢的。”

“也可以考虑北沧海,辽阔深邃的蓝海可有诗意啦。”

“方案内容暂时定好了,那我们就以手提袋的方式呈现吧,既环保又实用。或者做成T恤也不错,可以穿在身……”

“说完了?”

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和他分享我的想法时,江辞突然停下脚步,打断我的话。

晚风鼓动他衬衣的领子,他就这么垂眼看我。

不怎么明朗的路灯在他侧脸打下阴影,我一时间分不清他的情绪。

“说……说完了。”

“说完了去吃饭。”

5

流光晚霞染红了半边天,操场边上陆续有同学经过,我坐在一片樱花树下揣着手等江辞。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没时间去外面,我买了小蛋糕给他庆祝。

凉风渐渐起了,散步的情侣逐渐多了起来,

我捏起手机想给江辞发个消息,问他还要多久到,消息还在对话框里,他就站在不远处。

他似乎是刚做完实验,手臂上还搭着白色外套。

这个时节的樱花开得正盛,风偶尔扬起粉白的花瓣,江辞干净得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等很久了?”他走到我面前,弯着唇角笑。

我摇头。

“没有很久。”

拿过蛋糕,点好蜡烛,放在石桌上。

“快,许个愿吧。”我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他盯着我,笑了下,手机揣回兜里。

烛光下的他闭着眼睛,闪烁流光在他脸颊明明暗暗,衬得他五官更加深邃。

他才睁开眼,我就已经将准备好的礼物放到他面前。

“这是什么?”

他边问边解开丝带,包装精致的礼盒里是五颜六色的双层爱心叠纸。

“回去记得打开看看。”我撑着下巴冲他笑。

江辞不缺钱,外面买的礼物他应该也不喜欢,给他叠爱心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最好能表达爱意的方式。

“喜欢吗?”

“嗯,喜欢。”他默了一会儿,应了声。

“你猜有多少个?”

“520。”

我本来想假装生气的,因为他轻轻松松就说出来了。

但一见到他,我就像开了话匣子似的,因为比赛的事,我和他好几天没见面,我又开始把这几天遇到的有趣的事都分享给他。

我不知疲倦地说了一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因为平常他都会应声附和。

但这次没有,他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低着眼睫看我。

“我是不是……废话太多了?”我莫名有些紧张,不自觉地望着他。

“嗯,有点。”

垂下的目光依旧落在我身上,他一向是这样波澜不惊的。

下一刻,他手突然伸过来,扣住我脑袋,温凉的吻猝不及防就落了下来。

这个吻……不算温柔,甚至还有点烦躁。

炽热的呼吸裹挟着神经,过了好一会我才试着回应。

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清他高挺的鼻梁和根根分明的眼睫。

旁边有同学路过,看到这一幕,纷纷吹口哨起哄,我脸涨得通红,他才放开我。

他还在笑。

“下次记得换气。”

……

6

自从上次事情后,我和叶凡就杠上了,她见人就讨论我。

说什么哲学系的沈小澄就一舔狗,死皮赖脸盯着江辞不放,还限制他的交友范围,微信好友除了他妈几乎没有一个是女的。

……

我听到这话都笑了,感情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呗,有本事她也追一个试试。

但万万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和我的设计方案……撞了。

我得知这个消息,差点没被气死。

我气势汹汹地找到主办方,发现她也在,我恨不得撕下她那张丑陋的嘴脸。

“沈小澄是吧,来得正好,来说说你们的事情。”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老师,也是这次大赛的负责人之一。

他说我和叶凡的作品无论从色调还是内容都有80%的相似度,基本可以被判定为抄袭。

“老师,我敢保证,我的比赛作品全部是原创,至于沈小澄怎么会和我作品相似,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偏头看叶凡,她一脸的无辜,还真是恶人先告状。

“你这么说就是我抄你喽?好笑,我自己有本事为什么要抄你的?整个方案我有一切原稿,小到灵感想法大到绘图我都有记录。”

“我也有啊。”她说完从包里拿出一大叠绘纸。

吵了半天,老师拧了拧鼻梁,眉头皱得老高。

说让我们自己看着办,这次比赛是由省教育厅发起的,学校十分重视,我和叶凡的方案只能选择一个。

说实话,我挺慌的。

江辞时间忙,比赛作品全盘由来我设计,如果我被定为抄袭的话,他不仅可能保不了研,人生还会落下污点。

我火急火燎找到他,给他解释清楚,保证我没有抄袭。

结果他淡淡来了一句。

“先找出证据再说吧。”

我脚一滑,差点摔了一跤。

我和他都没有再往前走,就这样静静对视。

……

“所以你也不相信我?”不记得沉默了多久,我问。

“我相信证据。”

相信……证据……是没错。

但我是他女朋友啊,出了事情难道不是第一时间安慰我,和我站在一边吗?

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真的是……

难道我在他心里,真的就是那种卑鄙小人?

“我会证明给你看。”丢下这句,我转身离去。

7

我一边整理手头的稿件,一边思考是哪儿出了问题。

方案没经过任何人的手,全部是我一个人独立完成。

离稿件最近的就只有我室友……

不可能,我了解她们的,她们应该不会这么做的。

想了一晚上,什么也没想到,头痛得要死。

打开手机手机,江辞也没给我发消息。

一想到他今天的态度,我肺都快气炸了。

扔了手机,我蒙头大睡,第一次没给他发晚安。

室友问我稿件是不是遗漏过的时候,我突然记起,有一段时间为了不影响室友午休,我是在教室绘的图。

只要能找到监控,说不定就可以。

第二天早早赶去,值班人员不在。

第三天过去,得知监控坏了。

如果拿不到确凿的证据,要么就是我和叶凡的方案都被撤销,要么就是我可能被定为抄袭,因为是她先交的作品。

“没事的,小澄,我们自己心里明白就行。”我室友安慰我。

“可我不想连累江辞,如果他因为我被连累,我会后悔死的。”

而且如果我真的是抄袭的那一方,叶凡肯定会大肆张扬。

……

四天过去了,丝毫没有进展,除了我手头上的稿件。

我还在发呆,室友突然说好像监控录像好像可以恢复。

“不是坏了吗?”我另一个室友问。

“不是坏了,应该是被人恶意删除了,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我室友有个朋友是学数字电子技术的,他说试试看能不能恢复录像。

……

庆幸,在交最终稿的时候,我拿到了监控录像。

录像里是叶凡趁我睡着的时候,用手机拍下我的作品。

后来她不知从哪儿知道我拿到了录像,过来求我放过她,说愿意退出比赛,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交给了主办方。

我想换作她是我,应该也会这样做。

其实叶凡的点子比我的要好,她的作品是边框剪纸,更具有纪念性,而我的是一把油纸伞。

我想让我室友拿她朋友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想请他吃个饭,结果那个人不愿意,说他也是帮别人的忙。

8

叶凡抄袭的事情被传开,随之而来的还有她以前的劣迹斑斑。

什么勾引别人男朋友,骗人感情,骗钱,给别人当情妇等等。

我觉得,她可以考虑换个星球生活了。

我的作品被学校选中,我兴高采烈跑去找江辞,顺带吐槽叶凡。

“江辞,我给你说,叶凡这种女生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要少和她接触,你都听说她的事情了吗?”

“太恶心了,我觉得一个正经的女生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你知道吗,她和社会上的混混好像还有不寻常的关系。”

“……”

“你怎么变得这么小气了?”江辞突然这么说。

猝不及防的话像一盆冷水兜头而下。

我呆呆地看着他,思考他的意思。

是我没有听错了吗?

他说我小气?

“我……哪里小气了?”

泪水逐渐氤氲视线,我拿手背胡乱揩了一把。

“我和她以前是邻居你知道的吧,抄袭的事已经让她很难堪了,现在又把她那些丑事挖出来,你让她在学校怎么见人?”

“我管她怎么见人啊?她又不是我的谁!”

“她之前污蔑我抄袭的时候,她怎么不想想我怎么见人?而且一切是她自作自受,她自己得罪的人多了,丑事瞒不住,还不是她活该。”

江辞看我的神情,就像是我不可理喻一样 。

“暂时不评价她做的那些事,别人要做什么我们也管不着,但我真的不想看到现在的局面,为什么非得鱼死网破?”

我明白了……

他话里的言外之意就是在说我小肚鸡肠,要置叶凡于死地?

她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我的错?

怪我把她臭料爆出来,没法见人?

“江辞,我不想理你啦!”我甩开他的手,第一次用这么凶的语气对他说话。

憋了一肚子的火!

我承认,我确实是煽风点火了,可谁让她先招惹我的,她自己背景要是清白,至于是这样?

9

一口气跑回宿舍,对着他买给我毛绒玩偶乱打一通。

他和叶凡有交情我是知道的,叶凡也肯定是去找过他了,我能想象到她在江辞面前是怎么说我,无非就是说我是心机女,说我见不得她,编排她……

那么江辞又会怎么说呢?

他应该是信了吧,否则他今天不会对我说那些话。

我都不指望他能和我同仇敌忾了,我只希望他安静听完我抱怨就好了。

可是他连这点都做不到,他还反过来怪我,说我小气。

委屈终于找到宣泄口,眼泪簌簌而落。

我第一次觉得这么难受,难受得心都在抽痛。

别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啊,可他怎么能这样,他是我男朋友啊!

所以,江辞,我在你眼里算什么呢?

应该就是个落井下石的卑鄙小人吧。

手机振动,是他打来的电话。

“哭了?”他的嗓音顺着电流传来。

“没哭。”

我悄悄吸了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

其实就算给他说我哭了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也不会哄我,每次闹点小脾气还不是我自己默不作声就好了的。

……后面他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这是我第一次挂断他电话。

手机还亮着,盯着屏幕上的“江辞”两个字,突然觉得他离我……真的好遥远。

参赛作品进行展览的时候,被工作室的人看中,他们想买下版权进行批量制作。

这次作品本来就是为旅游宣传做准备的,我发消息给江辞,他回了句好。

由于活动是省教育厅发起的,颁奖典礼举办得声势浩大。

现场人声鼎沸,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人群中。

打开手机,他还没回我,我之前就发消息让他过来的,现在还没见到他的影子。

阳光照在身上没什么暖意,我就听着旁边的人交流分享着什么。

看着台上领奖的人,我有点羡慕,他们都是三两成群,好像就只有我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到我上台的时候,主持人还问我,你的小伙伴呢?

选择您喜欢的图片鼠标右键另存为即可下载。

网友评论

网友名字

你还没有评论

感谢你的评论

输入200个字
最新游戏
最新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