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更新时间:2022-09-14 08:40:21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代代相传,妇孺皆知的小说故事,从这些小说故事中脱离而出的人物,或善或恶,或美或丑,都成为了百姓生活中津津乐道的一部分,白脸的曹操,红脸的关公,黑脸的不止有张飞还有包公。在这些脍炙人口的唱词,在这些妇孺皆知的人物中,就包括“苏三离了洪洞县”这句唱词以及词中的苏三。在这个故事中,既有梁山伯祝英台式至死不渝的爱情,同时也拥有包公断案式的大快人心。

一、玉堂春的故事

“苏三离了洪洞县”出自京剧《玉堂春》中的一段唱词。而京剧玉堂春则是根据冯梦龙《警世通言》中的《玉堂春落难逢夫》改编而成的,也就是那个家喻户晓的故事《玉堂春》。

话说,明朝正德年间,南京城有一个叫做王琼的官员,因为弹劾太监刘瑾被贬回乡,他念及在南京城中尚有一些银两没有收回,便将自己的三儿子王景隆留在了南京城,并且嘱咐王景隆只得安心收账,不得惹是生非,早日回家。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这王景隆口头连连答应,可他心里面可不是这么想的。这边刚将三万两欠银收回,就带着奴仆上街吃喝玩乐去了,这一逛便进了青楼。当时南京城内有一青楼魁首苏三,才貌双全,轻易不见人,客人送她名号“玉堂春”。王景隆久慕玉堂春大名,今日便是特意来邀玉堂春的。

这王景隆生得眉目清新,丰姿俊雅,又颇有才华,是一个风流才子。苏三也见王景隆气度不凡,便答应与王景隆相见,二人初见便情意绵绵,如胶似漆,再也分不开了。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戏剧中的苏三


王景隆就这样沉浸在温柔乡中足足一年,直到他花光了三万两欠银,风光不再,沦落到了流落街头的地步,白天乞讨,晚上便在破落关帝庙安身。别说再见玉堂春了,就连青楼的门口都不得久待。好在玉堂春有情有义,他对王景隆的感情并非见钱眼开,虚情假意,在得知情郎落难之后,她暗中资助王景隆,嘱咐他还乡考取功名,他日有缘再见。

可是还没等到两人再相见之日,这边青楼的老鸨发现了青楼中的少了钱财,一怒之下将苏三卖给了山西洪洞富商沈洪为妾。这个沈洪的正室皮氏却是个潘金莲,她与人通奸,又被苏三发现,于是便与情夫谋害用砒霜毒死苏三,未曾想到砒霜却被沈洪误服。两人将错就错,诬陷苏三毒害了沈洪,以此来夺得沈洪的家财。

皮氏将苏三告上公堂,被施以酷刑,屈打成招,最终苏三被判以死刑。如果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苏三或许就会成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窦娥”,然而偏偏就在此时,已经考取了功名并且担任了山西八府巡抚的王景隆来到了山西视察。当王景隆翻开案卷时,赫然看到了问斩名单中居然有“苏三”的名字。也因此,在王景隆的强势干预下,苏三的冤屈得以昭雪,皮氏和她的情夫也受到了惩罚。后来王景隆来到京城,购置了三进大院,并取苏三为妻。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苏三被诬陷入狱


二、真实的历史

京剧《玉堂春》在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叫做《玉堂春落难逢夫》,虽然这只是冯梦龙写的一个小说,但冯梦龙所写的小说多来源于现实。也有后人考证,不管是苏三还是王景隆在历史上都是真有其人。

王景隆在历史上的原型叫做王三善,万历二十九年进士,今河南永城县人,在天启年间平叛土司时战死,谥号忠烈。正史记载中的王三善,完全是一幅忠介之士的样子,全然不见有什么绯闻轶事。这样一个人物,怎么会和青楼女子扯上关系并留下了这段佳话呢?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戏剧中的王景隆


为了解开这个谜团,不断有人尝试爬梳出王景隆与王三善之间的联系。1957年,田汉先生与山东大学《文史哲》杂志组成了一个团队,专门对《玉堂春》中的其人其地展开实地调查,这次调查基本认定了在历史上确实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认定的理由有三,首先是王三善的人生履历,与小说中的情节基本吻合,他在万历年间考中进士之后,曾被朝廷派往山西查案,这也很符合小说中王景隆为苏三昭雪的情节。

其次就是王三善的老家永城县,依然存有相关的遗迹。在永城县郊东南二里处有几座大坟,其中有一座墓就是王三善的,在王三善墓的不远处有一座“短碣石碑”,上面写着“亡姬苏氏之墓”,这苏氏之墓很有可能便是苏三的埋葬之所。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证据,洪洞县曾经确实存在过关于苏三的审讯档案。张之洞曾经调阅过,发现档案中的记载与传世的记载基本吻合,民国初年苏州有一位旧家子弟,也曾花钱买了一任洪洞知县,在任期间查找了万历、天启年间的档案,也发现了关于苏三的档案。

而且耐人寻味的是,永城王氏后人认为迎娶青楼女子是一件有辱门风的事情,所以他们对王三善和苏三之间的关系也是讳莫如深,甚至都不允许《玉堂春》在永城县弹唱,这也从侧面证明,《玉堂春》的故事或许就是发生在这里,而相对应的王景隆就是历史上的王三善。

除此之外,还有关于小说中王景隆和王三善一些微小的相同点,例如二人的籍贯都是河南,王景隆和王三善在家都排行老三等。尽管我们知道王景隆的原型就是王三善,但是我们对于苏三的了解却依然贫乏,我们只知道苏三的原名或叫周玉洁。王三善是如何与苏三相识的也无从考证,但是王三善一生官运亨通,春风得意之下留下一段佳话也是很有可能的。

在今天的洪洞县,关于苏三的所谓遗迹倒还真不少,有“苏三供堂”“苏三监狱”等等,皆以苏三的故事而闻名遐迩。苏三监狱始建于明朝洪武二年,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是我国目前为止仅存的一座明朝监狱,因为相传曾经关押过苏三,也因此得名苏三监狱。1964年中国著名考古学家王冶秋先生来到了洪洞考察,见到了著名的苏三监狱,并题诗曰:“虎头牢里羁红妆,一曲搅乱臭水浆。王三公子今何在?此处空留丈八墙。”,其中的王三公子指的就是小说中的王景隆。如今修复过的苏三监狱,外面还树有一座苏三的白色雕塑,以此来纪念她。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山西洪洞苏三监狱


三、玉堂春故事的流传

最早和玉堂春苏三有关的故事出现在一些公案小说中,不过与我们现在所见的故事差距较大。对玉堂春这个故事的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是明代小说家冯梦龙,在他的小说集《警世通言》中的那篇《玉堂春遇难逢夫》是我们现在所见玉堂春故事的范本。

早在冯梦龙写《玉堂春遇难逢夫记》之前,冯梦龙还将玉堂春的故事收录在了自己编写的《情史》里,全文不过五百多字,算是玉堂春故事的简略版。但是,玉堂春的故事似乎还有另外一个故事,在冯梦龙《玉堂春遇难逢夫记》中,冯梦龙曾经说过他的故事与一篇《王公子奋志记》不同,从名字来看,《王公子奋志记》应该侧重于王景隆的成长。但是《王公子奋志记》今已不见,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关于玉堂春故事的版本,大都出自于冯梦龙之手。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影视剧中的冯梦龙


在冯梦龙创造出小说《玉堂春遇难逢夫记》之后,玉堂春的故事逐渐飞入百姓家,关于改编玉堂春的各种形式也逐渐多了起来,而在这之中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戏剧曲艺这种雅俗共赏的艺术形式了。

如今在不同地区的剧种中都可以发现玉堂春的故事,昆曲是“百戏之祖”,《玉堂春》则是昆曲中的经典节目,还有西北的秦腔、北京的京剧,甚至连宫廷演出中都有玉堂春的故事。近代十分著名的四大花旦,梅兰芳、程砚秋 、尚小云 、荀慧生等都曾经参演过《玉堂春》。

现代传媒兴起之后,传唱了数百年的《玉堂春》并没有落伍,反而受到了各大媒介的青睐。报刊、广播和电视都曾报道播放过与玉堂春相关的内容,例如《歌女红牡丹》是我国历史中第一部有声黑白电影,影片中红牡丹的扮演者选择将梅兰芳演唱的四首京剧作为自己的演出配声,其中便有《玉堂春》。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文史君说

从书本小说到戏剧,再从戏剧到广播、电影,尽管传播的媒介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玉堂春》这个故事却是经久不衰的话题,足见民间的老百姓们对于玉堂春故事有多么情有独钟。

继广播电影之后,《玉堂春》还活跃在多个艺术形式的舞台之上,由西方传入的话剧也对这个故事青睐有加。在今年的三八女神节来临之际,为了向历史上众多优秀的女性致敬,国家大剧院将会策划一系列的音乐节活动,力邀5支国内一线演出团体,他们将会为我们带来六场精彩绝伦的演出,其中就包括话剧《玉堂春》。

王景隆(比梁祝更感人,比包公断案更痛快,你听过玉堂春的故事嘛?)

青年歌唱家刘桐将饰演苏三


当然,苏三这个独居魅力的女性角色在历史上并非孤例,古往今来包括虞姬、花木兰、王昭君、江姐等等在内的众多优秀女性令我们倾心不已,在这场别出心裁的音乐会中,她们的身影也将会重登舞台,我们将用音乐向她们致敬,用音乐来走进她们。

参考资料:

冯梦龙:《警世通言》,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

谈风:《“苏三监狱”与<玉堂春》,《炎黄春秋》2002年第1期

张晓熹:《玉堂春故事的演变》,《安徽文学》2008年第1期

李婷:《<玉堂春>传播研究》,2013年山西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作者:浩然文史·景苏)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浩然文史是全博士团队文史科普自媒体,全网主流平台文史类优质作者。让专业的历史更有趣,让有趣的内容更有深度。古今中外,考古文博,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同名公众号(id:haoranwenshi

选择您喜欢的图片鼠标右键另存为即可下载。

网友评论

网友名字

你还没有评论

感谢你的评论

输入200个字
最新游戏
最新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