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106”事件成美国社会“911”,影响还在发酵!)

更新时间:2022-09-14 04:40:21

执笔:周德武

106(“106”事件成美国社会“911”,影响还在发酵!)

特朗普的支持者6日攻占国会山

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响应总统的号召,来到首都华盛顿为特朗普讨回大选的公道,幻想着让他“再干四年”,结果吸了一些催泪烟。


请神容易送神难,这是中国的一句俗话,却在特朗普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这位总统如此恋栈并付诸一系列不讨后果的行动,着实把许多美国人吓着了。

大选投票日已过去了60余天,特朗普拒不认输,硬生生地把这次大选变成了冗长的连续剧和一场十足的闹剧。特朗普对大选毫无底线的指控,把美式选举制度扒得只剩下最后一条底裤。

当天,一些暴徒冲破警察的封锁线,涌进国会大厦,迫使衣冠楚楚的议员们不得不通过秘密通道狼狈转移。号称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却上演着通常在少数第三世界国家才能看到的景象,的确让美国颜面扫地。西方主流媒体哀叹:“这是美国的耻辱”。候任总统拜登发表谈话称,“世界的民主灯塔进入至暗时刻”。西方国家领导人第一时间纷纷谴责国会山的暴力事件,认为这场旨在推翻合法选举结果的暴力事件是无法接受的。

106(“106”事件成美国社会“911”,影响还在发酵!)

大批特朗普的支持者6日攻入国会大厦

“106”事件造成5死多伤的惨剧,这是继1814年美英战争期间、英国火烧国会大厦以来的第二次被占领事件。美国内战期间,这座大厦曾遭到一次炮击,伤了大厦外建筑的一点皮毛,而这一次则伤筋动骨,一个服役14年的前军人在这里被警察枪杀,血染国会为美国所谓的和平移交政权作了血腥的注脚。

“106”事件是美国的社会“911”事件,其影响还在继续发酵。1月6日当天,除了首都华盛顿之外,在不少地方州府还发生了特朗普支持者与警察的对峙事件,可以说示威活动遍地开花。

美国病了,不仅因为它遭遇了新冠疫情的沉重打击,更重要的是,美国社会的矛盾与对立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到目前为止,美超过2150余万人染疫、36.5万人死亡,如果照目前这个死亡速度,到1月20日拜登就职典礼那天,估计超40万人将成为特朗普政治操弄的殉葬品。

特朗普的偏执、自恋与自负,把美国带入了集体癫狂。正像特朗普的侄女玛丽所言,“她的家族培养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一个不择手段、从不认输,自认为可以摆平一切的特朗普,这一次既摆平不了新冠病毒,也摆不平大选的败局。

106(“106”事件成美国社会“911”,影响还在发酵!)

特朗普的支持者6日在白宫门口集会


一个人疯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成千上万的人跟着一起疯,这才是真正值得忧虑的问题。美国社会的内卷特征越来越明显,党派政治与民众对立的内耗让整个国家水火不容,让美国政府的政策变得越来越短视。

“106”事件是美国内政长期演化的结果。美国内外政策的逻辑冲突,最终演化成反噬自身的力量。美国国内的民主制度是建立在利益集团的妥协基础之上的,是属于少数人的精英政治。而互联网时代,迫使权力中心不断下移,让草根有了参与政治的平台。美国社会的极化政治让妥协变得越来越难。更重要的是,在万物互联的时代,国内与国际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国内和国际的政策边界也变得不甚清晰,国内与国际政策的相互矛盾之处会被进一步放大,形成强大的张力,导致美国在国际舞台的公信力逐步丧失。而街头政治中的双标问题则是典型的反映。

美国大选闹剧曲终人未散,一些聚集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和各地州议会的特朗普支持者们最终以何种方式退场,仍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虽然特朗普为了自保,今晨表达了对“106”事件的谴责,但这些极端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社会失意者未必听从特朗普的摆布,尤其是被特朗普抛弃之后,更需要情绪的渲泄,逢周末必闹或许会持续一段时间。

106(“106”事件成美国社会“911”,影响还在发酵!)

美国国会7日加建两米高的围栏


“106”事件之后,共和党建制派纷纷与特朗普割席,但这一切为时已晚,共和党的形象修复需要相当一段时间。

彭斯在这场闹剧中能够保持晚节,也算是共和党高层的唯一赢家。一方面他在主持两院联席会议时,站到宪法一边,不惜与特朗普分道扬镳,另一方面对民主党领导人有关弹劾特朗普的要求置之不理,保全了共和党及特朗普的面子,为2024年大选的参战打下了基础。毕竟特朗普背后站着一大批在全球化中失落的人群,这是下一届大选候选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的基本盘。既然彭斯不想启动宪法修正案第25条,那就剩下民主党自己动议弹劾特朗普了,但佐治亚的联邦参议员胜选的最终确认仍需要时间,民主党目前在参院没有任何优势,即使弹劾案送达参院,被搁置的可能性很大。

有人说拜登开启的是奥巴马的“第三任期”,也有人说拜登的上台“是美国整个建制派的复辟”。不管如何定义未来的拜登政府,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拜登面对的是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特朗普四年对美国造成的伤害与对立需要相当长时间修复。让拜登略感欣慰的是,府会均掌握在民主党手中,拜登可以挑选属意的司法部长,至少为自己的后院上一道安全保险。

特朗普在“106”事件中所扮演的煽动性角色已难以全身而退,下野之后民主党为他打开牢狱之门是大概率的事,因为只有这样,民主与共和两党的建制派才能把遭破坏的美国民主制度的责任推到特朗普头上,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告诫今后所有的总统候选人,“106”事件下不为例,以此起到法律的震慑作用,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向世界继续宣扬美国制度的修复能力,否则美国在世界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谈何恢复世界的领导力?但审判一个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会坐以待毙吗?

作者是香港大公报副总编辑 公号“公评世界”

选择您喜欢的图片鼠标右键另存为即可下载。

网友评论

网友名字

你还没有评论

感谢你的评论

输入200个字
最新游戏
最新应用